木木辛

这里是一只鲶沼住民,画画图偶尔码码字,两边技术都很黑历史,感谢各位关注的大佬,现在在制作游戏中

wakiza7古装修真!pa 续

是更新!
飞起来.jpg

皿数:

*设定源自 @木木辛 太太滴古装修真pa,大概是续写。来自并不会起标题党


*剧情是什么我想不到x!我只会水水水←喂


*本篇青江堀川专场,土方组成分有,还有活在鹤丸话里的骨喰和鲶尾bushi人物描写什么的并不是特别擅长,不过尽力了_(:з」∠)_


*本段剧情上接原文。原文走这里,设定走这里。前篇走这里 大概


我更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不,明明都鸽了好几天了……




非要新的一月才能写出来文,看来月更坐实了      


以下正文








“你是什么人?”


 


四周的空气似有一瞬间的凝滞。堀川知他所言意有所指,又碰巧这张脸笑得太欠揍,出现在和兼先生一起执勤的时间里,让他想给眼前人留个好印象都难得很。迅速查看了周围,并没有人注意这边——他们都在讨论那个惹上仇家的倒霉男人呢。这时堀川便就着对方压低自己的声音,问出了那句非常“例行公事”的话。


 


那僧人听了眨眨眼:“贫僧自东土……”


 


“说人话。”


 


“哎呀,真是冷淡呢。”


 


僧人被打断了也不气恼,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委屈,语气却颇为熟稔。


 


“我以为我的打扮很容易认得出来呢。”


 


很容易吗?倒也还好……对方是僧侣打扮,若是不注意的话,只会觉得眼前的青年是普通僧人;然堀川想遍最近身边的势力,也拿捏不准对方身份。而方才在自己眼下发生的事都在一一提醒自己,此人怕是不世出的高手。而他口中“你的主人”,也只能是——


 


思绪只在转瞬间,这边堀川已经翘起了唇角,就这旁人或好奇或探究的目光,后退一步挺直了背。眸光似乎有意地向地上扫去,无视对方调侃语气的话,让人摸不着头尾地接上了一句:


 


“还好。”


 


 


堀川有一个秘密。


 


那秘密曾在心中生根发芽,直到破土而出。


 


“我、我是一名新任锦衣卫,可以当你的助手吗?”


 


对面的男人听到后笑了。笑容逆着光,隐隐约约地并不算是真切,而那份独独属于他的意气风发却已经清晰地传达到了。


 


“是新来的家伙啊,来找我算你有眼光。要成为我的助手,你可要努力哟。”


 


“多谢兼先生!我会拼尽全力的!”


 


于是从那天开始,堀川国广就是和泉守兼定的助手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兼先生:我好像还没说什么吧?


 


和泉守兼定有一个烦恼。


 


这天他将服装穿戴整齐,再束好发,于铜镜前做最终的整理时,没由来地叹了口气,显得格外沧桑。


 


那边堀川已经在问他了:“兼先生,你怎么了?”


 


和泉守看他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想我堂堂锦衣卫,当然是以守护百姓安生为本职。如今却有宵小屡次在我眼皮下逃脱——这种话怎么能在敬爱自己、对未来的工作生涯充满憧憬的后辈说呢?不能让后辈失去对新生活的希望,作为前辈也要担负起面对复杂任务的责任啊。于是面对后辈真诚的询问,他喉结前后滚动了一下,开始欲盖弥彰地打起了哈哈。


 


“今天天气不太好……啊我是说,就算现在晴空万里,一会也有可能会下雨,会增加巡查的难度,哈哈哈。”


 


“兼先生,我备好了。”堀川不疑有他,即使窗外天空万里无云,有鸟雀在枝头唱和。少年十分认真地将一把油纸伞别在自己腰间,继而向和泉守点点头,一副要继续聆听教诲的样子。


 


有个助手在身边是觉得不错,平日也能协助自己良多,但由于某些说不出口的忧虑,和泉守感觉头更大了。


 


 


 


“青江先生,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长发的僧人笑得眯起了眼,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外街不管怎么说都是人多嘴杂,两人现已在附近茶楼落座,刚将新茶沏上,茶水还未改变颜色。方才向眼前人阐明了来意,对方也算暂且放下了提防——毕竟出门在外多交个朋友总是件好事嘛。


 


虽然以并非锦衣卫头目的身份直接面对“那个人”做引见似乎是难以完成的事,但眼前人与他曾提起的少年又有诸多相似之处,看少年当时反应又进一步证实了这个想法。不过,之前周围太乱都没来得及细细端详对方相貌,如今这一看……


 


青江自然是不愿意止步于思考的。此时见他收敛了笑容变得略微严肃,双眉微蹙似是在思索什么难题。而就着他身上的装扮来看,就像是出尘高人在参悟大道,有天音伴鸣,将有惊世之语现世的气势。堀川也不由得放慢了呼吸——


 


青江“啪”地一声一合掌,身上珠玉都抖了一抖。


 


“‘那人’身边的美人合该不少,想来以后X福不浅啊。不过他该不会是看脸找手下的吧?想想看本人应该也不算太丑……”


 


“……”


 


堀川顿时觉得自己之前有所期待真是太愚蠢了。


 


青江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怎样的惊世之语,现在又恢复了那个世外高人的模样,泰然自若地噙着一丝笑意,单手捻起了念珠。


 


“其实我还有一个绝技——只要我在的地方,鬼怪都不敢出现呢。”


 


这个还行吧。堀川在心里暗暗评价,不过习武之人也少有害怕鬼怪之行的……感觉稍微有点鸡肋啊。


 


还是兼先生比较厉害!


 


很快下了定论的堀川很高兴,连带着对面看起正经实则不正经的笑都显得慈眉善目许多。


 


“青江先生可能比想象中要靠谱一点呢。”不过兼先生要靠谱许多。


 


“这是什么话…那是当然的啊!咳,我观你面相极善,似与我佛门有缘,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不需要削发的哦。”


 


“啊?还是不要了吧,感觉有点麻烦诶,而且锦衣卫就很好啊。”兼先生教要不要了解一下?


 


“嗯……其实我很好•用•哦要不要试一下?”


 


“虽然十分感动但是请容我拒绝。”还是兼先生更好——不对、啊对,兼先生更好!


 


“哎呀呀,别害羞嘛。”如果有人听到过招一样的对话,可能会对让人浮想联翩的内容从一个僧人口中说出来而惊讶不已。青江此时却非常正经以及正直,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说话方式似的。他抬目一扫,下一个问题已然问出口——


 


“请恕我无礼,我先前似有听‘那人’介绍过你。你的名字是堀川…?”


 


堀川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像是在思索什么事地、手指画过洁净光滑的白瓷杯沿,早前沏上新茶的茶叶已经完全沉了下去,只在水面留下浅浅的涟漪。


 


……国广。


 


 


 


鲶尾啊,这是修行。


 


收到自家徒弟多到聒噪的打扰到清(mo)修(yu)的传讯不得不稍微露一下面的鹤丸这样给他传道。


 


如果你能早点完成门派任务回来修行,不就不用怕那小子了吗?啧啧…你说你做的那个事,当时搞得沸沸扬扬,人家弟子追杀你也是理所当然的啊。不过你也大意总能让他寻到,我该说这是孽缘还是孽缘呢?


 


鹤丸向传讯符中录了一个帅气的姿势和冷酷的表情,料想徒儿看到后定会被自己的帅气折服罢?末了还不忘小声加上一句话,却让之前好不容易塑造的形象轰然倒塌。


 


咳咳,其实乖徒儿……踢得好,踢得妙!我早就看那家伙不顺眼了,哈哈!真遗憾没有看到他当时的表情啊,一定很精彩吧?


 


拈指使了个术法,那传讯符扑棱扑棱地化成光飞走了。鹤丸目送这道光直到消失,才又安然自得地坐下烹雪煮茶,慢悠悠地自言自语起来。


 


“话说回来那孩子应是……”


 


“还是先不告诉我的乖徒了,难得看看他惊讶的表情啊~”


 


 


(正文无关:


兼先生最好了。堀川:兼定脸(什么x))

评论(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