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辛

这里是一只鲶沼住民,画画图偶尔码码字,两边技术都很黑历史,感谢各位关注的大佬,现在在制作游戏中

论修仙的正确姿势♬ 【wakiza7古代修仙pa(4)

依旧是和皿数的接文,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关注tag
没捉虫,有错别字,ooc预警
本章有被被少量出场
C4
  物吉贞宗端坐于宽敞的马车内,几位少年也被请上了车。其他几人一一做过自我介绍,物吉便开口了;
  “两位是要去何处?我可以送你们一程。”
  浦岛立即就想要答应下来,却被笼手切阻止,“这怎么好意思呢。”
  “相逢即是缘,不用多客气了。”
  见物吉坚持,笼手切也没有再拒绝。微微向物吉屈身,将目光转向浑然已经把马车当自己家的一样随便的鲶尾。
  “这位有何打算?”
  “不要在意我,之后让他送我回去就好。”说着鲶尾指指物吉。
  “嗯?……这样吗…”笼手切立刻在心里给鲶尾盖上了自来熟的标签,不再说话。
  浦岛倒是很热切,拉着自家好友的手显得很自豪:“我和他准备去茶楼,就是几条街前面的那个。”
说着他夸张地比划了一下,继而有些羞赧,摆摆手道:“小时候二哥叫我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走……不过我们都是同龄人,你看上去又很亲切,应该没问题吧?”
物吉来了些兴致:“你二哥?”
浦岛摸了摸自己的头,吐了吐舌:“我在家里是最小的……大哥比较严厉,二哥又很严格,但其实他们对我都很好!”
笼手切对自家元气好友的毫无防备感到有些头疼,若是对面有心引导,他怕不是要把家里的鸟儿昨天叫了几声都要报告给人吧?笼手切拉了拉浦岛的袖子,用眼神示意他少说点。而浦岛浑然不觉,一心想与这个看起来面前的年轻人交朋友。物吉看这状况,心下倒有了几分了然。他展颜一笑,清咳一声打断了还打算说下去的浦岛,微微点头道:
“两位不是要去茶楼吗?据我所知那边的演出快要开始了哦,我们快些出发吧。”
笼手切心头一松:“多谢……你也知道那边的演出?”
“是呀,我也很想去看看呢。”
笼手切迅速和物吉交换了一个友好又感激的眼神,没有再多说什么。那边鲶尾已经换了好几个舒服的姿势了,浦岛却有些后知后觉地搭上了腔,自己摸摸头想了半天。
“……那里可好玩了!嗯……不过我怎么感觉你的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物吉笑而不语。
  马车内的气氛突然沉寂,刚才起一直没怎么说过话的鲶尾突然开口了,“你们是要去听曲吗?带我一起去呗。”
  浦岛听了很是开心的样子,他巴不得有更多的伙伴一起去。但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他破有兴趣地盯着鲶尾看;
  “那个,你也是仙人吗?”
  “不算是。这个世上根本没有成功飞升的人。”鲶尾接,“就算有,我们也不会知道的。”
  浦岛有些失望,他才知道原来他看到的那个白衣少年并不是什么仙人。倒不如说,根本没有仙人这种存在。
  “那你那时为什么说拜入你教可以长生飞升?”笼手切迅速地抓住了重点。
  “……那当然”鲶尾停顿了一会,“都是骗人的呀。”
  闻言浦岛一脸明显的失望,笼手切则是一脸鄙夷。物吉还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三人。
  “不过我说的可以驻颜延寿是真的。”鲶尾趁机搞起宣传,“还可以学习各种帅气的法术,这难道不是很棒吗?”
  眼看着浦岛又来了些兴趣,笼手切立即打断,“不了谢谢,修仙这种事我们一般人搞不来。”
“是吗,可惜了你们俩的资质明明还不错。”
  “真的?!”浦岛差点激动地撞到马车的天花板。
  “——假的”鲶尾吐了吐舌头,“我也看不出来,这只是我的直觉。你们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我们灵峰山参加门内弟子选拔。”
  笼手切眼明手快地按住了动作快要把马车掀翻的好友,浦岛一只手被按在座位上,另一只手还在握拳作自我鼓励状,满心欢喜地点点头激动到说不出话。
眼前的形势很明显了,浦岛已经被“忽悠”到心动,跟着马车摇晃地飘飘然;笼手切这边依然没兴趣的样子,对笑到双眼放光的黑发少年则表示怀疑——天知道他是不是因为卖出安利才笑得这么开心啊!
马车内气氛一度热闹非常,所以当抵达茶楼的时候浦岛还保持一脸对聊天内容的留恋,被走在前面的好友拖进茶楼;鲶尾蹦下来紧随其后,还不忘继续宣传自己门派有多么优秀;在前方人连珠炮下显得有些插不进话的物吉则在吩咐了家仆在外面等待后,施施然跟在他们后面一起进了茶楼。
茶楼内比起市集人群的熙攘鼎沸,可以说是非常安静了。前来饮茶听曲的人们多与自己的好友坐上一桌,人虽不算太多,整个前厅却没有一张空桌。帘后丝竹悠悠,金石作响,倒也别有一番雅致。
  浦岛率先领着一行人走上二楼的雅间,动作熟路的就像在自己家一样。笼手切则在所有人落座后鞠了个躬转身离开了。
  “这就快要开始了,他是要去哪里?”鲶尾问。
  “一会你就知道了。”浦岛难得机灵地买起了关子。
  鲶尾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身旁的物吉按住了。“看,开始了。”
  场下的帷幕后,缓缓走出了一些衣着轻飘的女子,她们各自抱着乐器,微微一倾身,便从她们的五指与薄唇中溢出美妙的音律。各路问人雅士都停下了交谈,沉浸于这天音之中。
  然而,仍有人无法欣赏这美妙。安静的客席中,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人念叨着什么,看他的样子,似乎有点微醉。
  “这都是些…什么啊,嗝,换下去换下去。一个能看的都没有……”
  他毫不掩饰音量的话语引起了周围客人的不满,但看他膀大腰圆蛮不讲理的样子,又没有人敢出手教训。
  坐在雅间的物吉皱了皱眉。
  九十九楼本就是以茶曲出名的雅楼,来者只为赏歌赏舞,不为赏人;乃清净之所,并非烟花之地。
  虽然有很多人都极为不满,但当事人的女子们却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着自己的表演,脸上的神色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依旧典雅而端庄。
  少时,女子们向一边微退,帷幕后走出一个纤瘦的身影。那人眉眼微垂,压根没有看客席一眼。平坦的胸部昭示着这是个少年,他身着浅青色的长袍,水袖抚地,右手持一把碧绿的折扇,穗子长及地。脸上厚厚的白粉和复杂的妆纹显得他十分神秘。
  他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更是没有来开口,直接伴起音律,抚开了长袖起舞。动作极其灵活而轻盈,时而轻柔时而尖锐,与乐曲结合地完美无缺。
  所有人都被他吸引去了目光,没有人去在意还在碎碎念着的某个男人。
  这男人正一边喝着自带的小酒——九十九楼只供应茶水。嘴上仍不利索地嚷嚷着要求换美人上台。
  一名披着白色布单的小二实在忍无可忍,走到男人的面前;
  “这里是茶楼,不是妓院。”小二的声音很清冷,很低,“要看女人,出门右转就是遗香楼。”
  闻言男人似乎非常不满,拿着的酒盏猛地一砸,抬头就想要教训他眼前这个不识抬举的店小二,但他一抬头,却微楞了楞,随即因为酒精有点微红的脸露出了猥琐的笑;
  “哎呦,这不是有好看的吗,怎么不早点叫出来~”
  店小二怔了怔,迅速扯下自己白布把脸遮的更早严实,转身就想走开。“你才好看你们全家都好看”
  “……”
  见人要走,那男人立刻不依不饶地站起来想要阻挠。
  “别走呀,怎么,还看不上吗。”
  “……”不是这个问题…金发的小二哥转过身,不想与那男人正视。
  “跟了三王府的大少爷我,以后好日子有你过的!”
  被二人的吵闹声吸引,众人的视线又聚焦到了台下,引起了一片细细碎碎的私语;
  “那不是山姥切小哥吗…”
  “这家伙又是谁?怎么这么没素质。”
  “你还别说,咱们惹不起的。那是三王爷的大儿子,可宝贝着呢。”
  “这…可,……”
  “你就别管了,这事楼主总该会处理,我们别惹火上身。”
  山姥切现在巴不得把自己塞进地缝里,如果他知道会变成这样,他肯定是不会出来的。并且重点是,今天九十九楼的楼主——歌仙兼定并不在楼内。
  雅间内,浦岛急地站了起来,直接窜下了楼就往山姥切那边走去。
  出了这样一场闹剧,再也没有心情观赏歌舞,物吉却依旧微笑着,似乎没有丝毫变化,刘海的阴影隐蔽了一小部分脸颊。
  旁边的鲶尾一脸woc地看着他,习惯性地默默把椅子挪后了三公分。
  “你离那么远做什么。”物吉的声音很轻,也没有转头,“去吧。”
  闻言鲶尾顽劣地背对着物吉翻了白眼也下了楼去。楼下的情况也越来越紧急,那男人眼看就要上手去擒,浦岛却完全拉不住他。
  “放开我,拦我作甚?!”
  “这位公子,冷静啊!”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拦我,我明日就叫父亲斩了你全家!”
    说着反身就想给拽着他手臂的浦岛一脚,山姥切惊觉“小心!”
  浦岛自知难逃这一脚,咬牙准备接下,但未等踢击触碰到他的衣衫,他便感觉到后领被人一扯,整个人向后退去。只是一瞬之间,与他交替的,鲶尾从后方纵身而来,直接一脚踩在那男人的膝盖上,一声闷响直接把男人的脚板逼回了地面,几乎是同时,鲶尾右勾拳就要往男人脸上招呼去——
  就在此时,又发生了变故。未等鲶尾拳头落下,舞台的方向飞来一柄绿色长物,直击男人脑门,顿时将他整个人击倒在地。
  鲶尾见状直接收手,望向舞台的方向轻轻吹了个口哨。
  浦岛则坐倒在地上一脸懵逼。
  “???”
 

tbc
 
 

评论(13)

热度(50)